孢子植物

关于我想鸽了的这件事。。。

(´°̥̥̥̥̥̥̥̥ω°̥̥̥̥̥̥̥̥`)想鸽(´°̥̥̥̥̥̥̥̥ω°̥̥̥̥̥̥̥̥`)好想鸽(´°̥̥̥̥̥̥̥̥ω°̥̥̥̥̥̥̥̥`)

虽然知道这样很对不起大家但是还是好想鸽(´°̥̥̥̥̥̥̥̥ω°̥̥̥̥̥̥̥̥`)咋办







(熬通宵真快乐罒ω罒)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哦哦,这样啊。。。”佩佳放下手中的康乃馨,对赛罗说:“赛罗,我们出去玩吧!”赛罗欣然答应,说:“佩佳,你变个小娃娃好了。”佩佳:“我才不呢!……话说,赛罗你的年龄折合成地球人的年龄是多少啊?”赛罗仰头:“年龄?我老爸说我十六。”“欸欸欸?!”佩佳吓得打翻了刚折好的花“十六岁?!那你为什么变人间体变得不符合实际年龄?!”“因为这样可以将我的帅气体现的淋漓尽致罒ω罒”赛罗毫不犹豫的答道。

这时,莱姆将搜出的资料显示出来:“据资料显示。奥特战士的年龄是人类的一百倍。比如,人类的一岁是一年,奥特战士的一岁,则是一百年。”佩佳羡慕的望向赛罗:“寿命好长啊。。。”

赛罗的表情冷了下来,他缓缓地说:“寿命长,也不是什么好事。时间可以剥夺你的一切,包括你想要用生命来保护的东西。”

“……很抱歉说出那样的话。”佩佳满含歉意的看着赛罗。

他想:也许这个看似活的恣意潇洒的战士还有些不为人知的过往,它们是悲伤且压抑的。

赛罗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啦,都是过去式了。”他笑了笑说:“还出去玩吗?”佩佳收起思绪,高兴的喊:“去!当然去啊!”

“佩佳,我有个主意,不仅可以赚钱还不耽误玩的时间。”佩佳刚换成人间体,就听见赛罗说。佩佳瞪着亮晶晶的眼睛问:“什么什么啊?快告诉我!”赛罗:“你就这样子出去卖花。一定会有很多人买的!”佩佳疑惑的问:“就这样吗?”赛罗:“相信我,我用我的颜值担保!”

手机流电严重所以只能这么多了。
抱歉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唔.....好舒服啊......暖乎乎的......”朝仓陆在赛罗的颈窝蹭了蹭。赛罗那股子隐隐透着傲气的低沉声线猛然在耳边炸响“醒了?”朝仓陆迷迷糊糊的脑袋轰的一下只剩空白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赛...赛罗哥哥?”朝仓陆小心翼翼的叫了声,赛罗无奈的问:“小陆,你还要抱多久......”他这才发现自己搂着赛罗的腰......(尴了个尬)

“额......这个......这个”小陆慌忙找借口的同时也慢慢松开了双手。赛罗看他紧张的模样,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紧张什么啊?”赛罗严肃起来:“听着!要让人认可你,你必须学会包容、守护。不要忘记,你原本的梦想。大家会认可你的!捷德!!”“......噗......哈哈哈”“臭小子你笑什么?!”“赛罗哥哥,你......你的这幅样子...就...哈哈哈哈哈哈不能说这种严肃的话啊......”赛罗气的耳朵都竖起来了“欠打......”欢快的气氛总是转瞬即逝,不一会儿,莱姆温柔的电子音响了起来。“小陆,这附近的那个小公园里,出现了怪兽。”朝仓陆对来叶说:“我走咯。”来叶提醒道:“不要大意。”“好”

“啧......这只有点强啊......”捷德被暗黑金古桥的破坏光线击中了。他有些力不从心,眼看着就要被打中了,一道光立在了他的面前,并替他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击。当那束耀眼的光芒消失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奥特曼。
“我叫赛罗,赛罗奥特曼!”讲完帅气的开场白,赛罗攥紧拳头抡圆了挥过去,金古桥被打的往后仰。
捷德震惊的想到“赛罗奥特曼......赛罗哥哥”
“捷德,你愣着干嘛?过来帮忙啊!”赛罗转头看着还在发愣的捷德。“啊?哦...抱歉啊”他爬起来帮忙却因为震惊而再次摔倒,赛罗伸出手,温柔的说:“站起来吧,捷德,大家都需要你啊。”捷德握住赛罗的手,赛罗的体温从手上传递到了心底“果然,赛罗哥哥是最温柔的。”他轻轻叫了声“赛罗哥哥。”然后抱了抱赛罗。赛罗的眼灯闪了一下,也回抱住捷德。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朝仓陆——”赛罗身边的男孩猛的回头。一个女孩走了过来,朝仓陆惊讶的问:“来叶?你怎么在这?”来叶好奇的看向赛罗:“你是......?”赛罗笑了笑,阳光碎在金眸里,金银两色衬的人愈发精致,晃了两人的神智。“我叫赛罗。”来叶回神后发现了那对引人犯罪兔耳朵。“哇!这是什么啊!好可爱——”好想伸手摸啊。。。朝仓陆说:“来叶,赛罗他没有家,而且他这个样子......”哪知来叶十分爽快的答复道:“嗯嗯我知道了,那你就让他和我们住啊。”

于是,赛罗在地球上居住成功。他还在来叶她们的秘密基地发现了一个外星人,叫佩佳。

“赛罗哥哥,”朝仓陆从背后抱住了赛罗“你是哪个星球来的?那里的人都长着这个吗?”说着就一只手拽住兔耳朵,另一只手隔着布料攥着尾巴。“唔......!”赛罗浑身一个激灵,转身叮嘱:“小陆!没事别碰它们。”朝仓陆说:“赛罗哥哥和兔子真像。它们也是,被拽住耳朵和尾巴就变得奇怪了。”他想了想,忽然大叫道:“啊!我懂了!赛罗哥哥你一定是从兔子星来的!”赛罗:“......是是没错,我是从兔子星来的......”这娃的智商......真让人捉急......

“小陆,这里出现了怪兽。”莱姆用显示器显示出了那里的惨状,小陆喃喃道:“怎么又出现了......怎么会...”他跑了出去,留下赛罗在原地沉思:“又?”

“遇到事情不能坐以待毙!”外面传来了小陆的声音,几乎是同时,怪兽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奥特曼。
“...贝利亚...!”赛罗颤声说出了那个令人憎恶的背负着极大罪恶的名字。但他又立刻发现不对,贝利亚不可能去打怪兽,而且颜色也不对......赛罗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知道,他是朝仓陆。

当朝仓陆带着一身疲惫的回到基地时,赛罗并没有立马出声质问,只是递了杯水,低声问到:“小陆,你还好吗?”朝仓陆觉得赛罗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那种低低的、磁性又温柔的声音诱导着他将所有秘密告诉赛罗。他撑不住了“赛罗哥哥...我就是那个奥特曼。他叫捷德......人们都认为我是个潜在的威胁,就因为我跟贝利亚长得差不多吗....”赛罗有点懵,他还没说什么呢,这小子怎么就自己坦白了?还那么委屈。。。要不自己也坦白好了,嗯就这样决定了。(话说赛罗你这么草率真的好吗?)

“下一次,你战斗时,我陪你!”赛罗拥住朝仓陆轻轻拍的着背部安抚情绪。朝仓陆把头埋在赛罗颈窝,没应声,均匀的呼吸撒在赛罗颈部。“臭小子睡着了?”赛罗无奈的想将他的手从腰上移开,却发现你小子的手箍的太紧了,没法儿移,用太大劲又会把人弄醒。就这样,赛罗成功的坐了三小时......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二 今天的赛罗收到消息:地球出现了一个另类的奥特曼,可能会成为潜在的威胁。然后就没了,连他的招式都没提到啊喂!内心崩溃表面平静的赛罗和镜子红莲他们简单说了一下就穿时空溜到地球了。

“这颗星球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啊。”简单的感慨了下就大摇大摆的飞了进去。变成地球人的模样后,赛罗绝望的发现,自己有对兔耳朵......他反射性的往尾椎处一抓,一阵酥麻感就顺着尾椎骨爬了上来......

“没......没关系(T▽T)真正的英雄是不会因为这个就退缩的!”赛罗开始自我安慰“我会努力克服的......嗯,加......加油(´ . .̫ . `)”。。。。。。恰巧,一个男孩路过,看见赛罗奇怪的样子,男孩并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反而微笑到:“您还好吗?”赛罗这才从自我安慰中回过神来。

他想:反正我在这也没个住的地方,要不...... “那个...你...能不能收留我一下。”赛罗摆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颜值高到爆表的脸颊微微鼓起,大男孩被撩到了,赛罗继续说道:“我没有家,也没有亲人。”说着大大的金眸里蓄满了泪水,雪白的兔耳朵配合的往下垂。大男孩的脑袋里顿时被“好可爱”三个字 外加一个感叹号刷屏 。赛罗成功被男孩带回家。(赛:计划通(◦˙▽˙◦))



妈耶好少。。。
没时间了。。。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一 “......我在哪?”一个人影从巨大的战舰上缓缓坐起“这什么鬼地方?”刚刚清醒的赛罗环顾四周,他只能看见无尽头的宇宙,“我......好像是被救了?”脑袋里刚冒出这个念头,一股灼热的气息从身侧涌来。“哇啊!什么东西?!”赛罗被吓了一跳,下一秒,略带磁性的声音从耳边传出:“呦,终于醒了啊!”热浪不断的涌向敏感的耳部,激的赛罗一个机灵,给了边上的人一个拐子后立马转头。“不是,你怎么了?!我这么关心你那就是这样对我的?”火焰战士一脸怨念的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啊......疼死了......赛罗,不是我说,你劲儿也太大了吧......我感觉我的肋骨要断了。” “......抱歉啊,我也不是故意的,谁叫你爱往我这边凑......”

“赛罗,你晕倒之前发生了什么?”镜子骑士发问到。红莲找到赛罗的时候,赛罗正躺在一个四处飘浮的小陨石上,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划痕,但无一例外的,伤口都极深,连胸前的蔚蓝色光芒都熄灭了。吓的红莲立马把他送进了光之国的医院。

“晕倒之前?”赛罗努力回想着,红莲又凑了上来“对啊!你那时候可没吓死我!”他还煞有介事的拍拍胸口。“我好像被人注射了什么液体。”另外两人一听,顿时大喊到:“什么?!”

光之国某医院

“院长,您确定真的不告诉他们吗?”一个资历尚浅的奥特曼问,院长答到:“这不是什么大事,没关系的。”小家伙内心顿时抓狂:“院子啊您心可真大啊!那种特殊药物可是会让人发情哒!!”但他还是问到:“那,那个有没有周期性?”院子立马答到:“有啊,当然有了。一个月一次,时间为两天。”“噢......”“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那就去整理一下资料吧。”“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