孢子植物

我不是小孩子!

1贱贱:OH——甜心,你怎么了?
  小虫:wade……

2小虫:今天stark先生当着大家的面说我是小孩子!!

3贱贱:什么?!那个铁罐子说你是小孩?

4贱贱:可是baby boy你真的很小啊……
  小虫:wade!我不小!(伤心)

5贱贱:!!
  小虫:5555……

6贱贱:噢噢……抱歉宝贝。哥只是开个玩笑……
  小虫:。。。(抽泣)

7贱贱:小蜘蛛,原谅哥好吗?
  小虫:。。。嗯

8托尼爸爸:儿子啥时候回来啊QAQ。。。

9贱贱:手感不错~


不会画托尼爸爸(捂脸)
画渣交党费。。。
手机明天早上就被收了。。。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哦哦,这样啊。。。”佩佳放下手中的康乃馨,对赛罗说:“赛罗,我们出去玩吧!”赛罗欣然答应,说:“佩佳,你变个小娃娃好了。”佩佳:“我才不呢!……话说,赛罗你的年龄折合成地球人的年龄是多少啊?”赛罗仰头:“年龄?我老爸说我十六。”“欸欸欸?!”佩佳吓得打翻了刚折好的花“十六岁?!那你为什么变人间体变得不符合实际年龄?!”“因为这样可以将我的帅气体现的淋漓尽致罒ω罒”赛罗毫不犹豫的答道。

这时,莱姆将搜出的资料显示出来:“据资料显示。奥特战士的年龄是人类的一百倍。比如,人类的一岁是一年,奥特战士的一岁,则是一百年。”佩佳羡慕的望向赛罗:“寿命好长啊。。。”

赛罗的表情冷了下来,他缓缓地说:“寿命长,也不是什么好事。时间可以剥夺你的一切,包括你想要用生命来保护的东西。”

“……很抱歉说出那样的话。”佩佳满含歉意的看着赛罗。

他想:也许这个看似活的恣意潇洒的战士还有些不为人知的过往,它们是悲伤且压抑的。

赛罗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啦,都是过去式了。”他笑了笑说:“还出去玩吗?”佩佳收起思绪,高兴的喊:“去!当然去啊!”

“佩佳,我有个主意,不仅可以赚钱还不耽误玩的时间。”佩佳刚换成人间体,就听见赛罗说。佩佳瞪着亮晶晶的眼睛问:“什么什么啊?快告诉我!”赛罗:“你就这样子出去卖花。一定会有很多人买的!”佩佳疑惑的问:“就这样吗?”赛罗:“相信我,我用我的颜值担保!”

手机流电严重所以只能这么多了。
抱歉

饼干

“wade,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红色的袋子?”纽约好邻居蜘蛛侠在问他的超凡好朋友兼男朋友——Deadpool。穿着红黑相间制服的男人藏在面罩下的脸有些心虚。他搂住男孩,笑道:“哇哦,那里面装的会是什么?值得我们可爱的Spidy为它担心,嗯?”Peter不作声,默默的用蛛网糊了他一脸,然后踏上了寻找他的袋子的路程,任由死侍在身后的大厦天台上叫喊。



“快想想......快想想Peter parker......你今天还去过那儿......”Peter努力的回忆着。不料,一只手从身后悄无声息搭上了他的肩。

“!!!”他警觉的转身握住来人的手腕并用上了蜘蛛力量,那人立马叫了出来:“嗷嗷疼疼疼疼......”“wade?”Peter松开手“......抱歉,我不知道是你......”wade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并拿下了面罩“Spidy......有什么不能告诉哥的事吗?”wade的语气像是被抛弃了的小狗狗“哥还以为你喜欢哥的......”“不不会的我喜欢你wade,但是......”wade用泪汪汪的蓝眼睛看着他。“......但......我还是告诉你好了。”Peter败下阵来,他问:“wade,今天是什么日子?”wade一怔:“???什么日子?”Peter叹了口气:“就知道你会忘。今天是我们结婚的第999天,”他轻轻的拥住爱人“那个袋子里装的是一些我自己做的小饼干。我本来想作为惊喜给你的可是.......可是我把它弄丢了......我很抱歉wade。”他看着男人,男人却笑了起来:“饼干是不是小蜘蛛形状的?”“你怎么知道的?!”“因为哥把它吃掉了~”“什么?!我跑了那么多的路,你都没告诉我?!”“甜心”wade捉住peter的手“只要有你在,哥要不要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你不离开......”Peter一怔,随即温柔的说:“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即使你赶我走我也不会离开。”“哥怎么舍得呢~你是哥的小蜘蛛~哥的peter parker~”


We are so match, what is the reason to not together?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起床啦!懒虫!起床啦!”在闹钟响了第三遍之后,所有人都穿好衣服集合到了控制室。不过同样的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睡意,匆忙的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赛罗,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特殊时期是怎么来的?”莱姆试探着问道,赛罗无奈的回答:“我只记得我被注射了药物,在此之前的都不记得了。我应该说过,我是宇宙警备队的队员吧?”莱姆:“是的。”“几乎所有的宇宙人都对我们虎视眈眈,恨不得将我们千刀万剐。那些宇宙人中的变态不少。”“......原来如此。”莱姆点到即止,不再问下去了。

一旁的佩佳就静静的看着一奥一机器打暗语,满脸都是问号......

——————————————————————————————————

光之国医院

镜子骑士拉住院长:“等等,你说什么??!”院长:“就是那样。我没骗你。”“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没人来问啊,我还以为你们早就知道了......”“那有什么方法可以抑制住这种情况的?”镜子骑士稍微平静了点,“比如药物抑制之类的?”“抱歉,我们还没有研制出来。”“啧。打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赛罗,看这个”莱姆调出了一段视频。时间是昨天九点多。【下面,这个括号里的就是弹幕了】『被这个括住的是视频内容』

『“好了。大家好又是我!我今天来到了日本的某个咖啡厅”镜头里出现了一个女孩。不一会儿,她的表情变得兴奋起来:“哦哦哦,我发现了个不得了的事哦吼吼吼吼。看那个!”镜头转换,当人们看清屏幕里人的脸时,一下子炸开了【口意——】【妈妈他们好帅我要嫁给他们】【要我看他俩一定是情侣啦】【情侣的正解】【赞同情侣的】然后趋势就慢慢的变成了要两人结婚九块钱我出之类的。“我看他们好像是情侣啊......哎哎哎哎哎!!等等我好像遇上了活的(喘气)活的男男情侣(镜头晃动)还是这么帅的噫————”【对啊对啊,他们是情侣】【他们是情侣!!不服来战!!】“真的,我第一次遇见像他们这样的情侣(声音渐渐染上哭腔)天哪我好幸福啊5555”【哇up哭了】【换了我我也是】【都给我哭】【泪目】【泪目】』然后就没然后了。

“呃......她反应好大啊......”赛罗表示自己被吓到了。“地球上的女性都这样吗??”佩佳问。因为外貌的缘故,他一般都是呆在小陆的影子里,所以没有太多的接触,也就不了解女性。“不,这个人只是过于激动而已。”莱姆给出了答案。








我写的好幼稚,文笔也好烂555

不知道啥时候有时间提升一下水平

快开学了......蓝瘦

我竟然是小天使(不想信脸)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小陆,你确定这样真的可以?”带着兜帽的赛罗再次问道,小陆:“十分确定!赛罗哥哥快走啦!”


早上九点        咖啡厅

“您好!需要点什么?”小姐姐面带微笑的看向赛罗,来叶:“一杯咖啡!”小陆:“一个汉堡和一杯可乐!”赛罗:“......我和他一样,多加一个汉堡。”“好的,请稍等。”“你为什么要两个?”来叶问,赛罗指了指胃:“早上不吃饭对胃不好。”来叶瞬间红了脸:“......哦,谢谢。”

小姐姐还没走远,赛罗听到几位客人指着他说话,耳力过人的奥特战士自然是一字不落的听见了。赛罗:“哦豁~原来我这么帅的吗~”朝仓陆同样听见了,暗暗偷笑:“赛罗哥哥的小fafa都冒出来咯......”

“先生,您的东西。”服务员面带微笑的递上了餐盘。小陆和赛罗同时伸手,客气的笑道:“谢谢。”那位可爱的服务员小姐顿时被迷的晕头转向,脸红红的,连说话都结巴了:“不不不客气!”天知道一个金眸天使和一个娃娃脸的可爱大男孩对你微笑的杀伤力有多大!

“哇啊!!他们笑了啊!!!”“我我拍了照片!!”“我看看!”“天哪!好帅啊!!!”坐在两人正对面的一桌女生沸腾了,都挤在那个拍了照片的女孩身边,想一睹芳容(并不)。“我挺喜欢娃娃脸的”“我喜欢那个天使!!”“我都喜欢!”


“天哪我也好想变成男生啊!!!!!”来叶表示她现在很绝望。“哇!我也想变成帅帅的男孩子啊......”佩佳躲在小陆的影子里表示很羡慕。

“赛罗哥哥,”小陆笑着说“我以前走在路上会被人们认为是哪个明星,现在再加上你,我觉得......”“你们无敌了。”来叶淡淡的说“用颜值打败怪兽。”“噗......”憋笑声从小陆的影子里传出来。“。。。”


这顿饭吃的不算安宁。不停有美女来问:“帅哥,可以和张照吗?”赛罗只对她们说:“抱歉哦,不可以。”再附赠一个委婉的笑,就客客气气的将人打发了。当然也有例外情况。有些长的是真的漂亮的女孩子心高气傲,在她们心中,只有她们拒绝别人的份,别人不能拒绝她......当这些人组成团来要照片时,小陆干了一件赛罗打死也不会想到的事。


“帅哥,请递上你的照片。”为首的人自认为很有魅力的开口道。小陆忽然站起:“抱歉,他已经是我的人了。”虽然还在微笑,但他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赛罗表示很懵逼,女孩们笑起来:“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啊~懂了懂了,我们现在就走。祝二位七夕节快乐~~”完全忽视了小陆散发出来的奇怪气场。。。


“算了,就由着他去吧。”赛罗无力的想到。来叶恍然大悟:“啊!原来今天是七夕么。”“小陆......”佩佳在影子里弱弱的发问“我们什么时候去玩?”朝仓陆:“哦对哦!去游乐场吧。”


中午十二点

“啊啊啊啊啊!!!!”过山车满载着人们的惊叫行驶在上下起伏的轨道上,佩佳喊道:“小陆小陆!我要坐这个!!”小陆被吓了一跳:“嘘———”赛罗拉住朝仓陆的手说:“跟我来。”“来叶你在这等等!”他只来得及留下这句话就被赛罗拉进了厕所。

“佩佳,我有办法让你变化人间体。”赛罗将佩佳叫了出来,然后想激动的佩佳讲诀窍。

一分钟后。

“噗——哈哈哈哈”朝仓陆看着佩佳的人间体笑出了声。只见站在两人面前的佩佳变成了一个......正太,大概七八岁的银色眼睛的小孩。“哇,原来佩佳你这么小的吗?”赛罗说“你应该是还不太熟练,再来一次应该就好了。”原本委委屈屈的佩佳一下子来了劲“好!我再试试!”

“这次应该好了吧。”佩佳变得和小陆的年龄差不多,脸也是娃娃脸,但眼睛还是银色的。

。。。

当他们从卫生间出来时,来叶生无可恋的坐在长凳上,望天。“你们太......”来叶那可以杀人的眼神在接触到佩佳的时候变成了疑惑“这位是?”佩佳笑了笑:“来叶!我是佩佳!”来叶:“.....不是你这口奶音我还真认不出你来.......”“我......QAQ”佩佳求助般的看向小陆,奈何小陆憋笑憋到内伤根本说不出话来。“现在去坐过山车吧。”赛罗提议道。

过山车、旋转木马、海盗船等等,他们都玩儿了个遍。

小陆拿起介绍指南:“最后一站,鬼屋。”佩佳:“有人不想去么?”来叶:“没有。”

鬼屋的入口很阴森,生锈的铁门发出嘎吱的声音,潮湿掉漆的墙冷冷的打量着进入者。立于门前的守门者不带任何感情的吐出几个字“欢迎进入”刺耳的电流声震动鼓膜。“这里光是看着就很可怕啊。”佩佳暗暗的想着,忍不住打了个机灵。“要进喽。”刚进去的小陆打开手机照亮,哪知刚转头就看见被撕的破破烂烂的布偶,它掉了一只眼睛,嘴巴咧的大大的,有什么暗色的东西从棉絮里渗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小陆一把抱住赛罗,手机都差点掉到地上。赛罗无奈的搂住他“小陆,你多大了?”“我我我......我没事。”从赛罗怀里挣出来的小陆硬是继续走了下去。“话说,佩佳怎么没有动静呢?”赛罗回头就看见来叶捂着佩佳的眼睛往前走。“......”赛罗表示我什么都没看见。

————————————(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晚安,祝大家做个好梦”莱姆轻轻的说“另外,七夕节快乐”





七夕快乐哦盆友们。(被自己吓到,第一次写这么多)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起床了!懒虫!起......”睡在赛罗旁边的小陆贴心的将闹钟关掉,虽然动作很轻,但赛罗还是被惊醒了。


“......!!!”一大早在别人怀里醒来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好。赛罗感觉自己全身都痛,尤其是后面。。。那家伙拉着他做了好几次。怎么以前在打怪兽时就没发现他体力这么好的?!         “赛罗哥哥......你.....还痛吗?”朝仓陆小小声的问,那小心翼翼的语气让赛罗不好对他生气。“......还好”赛罗把头闷在被子里,语气中夹杂着局促和无奈。“赛罗哥哥就是这样呢。不会对比自己弱小的人生气。”朝仓陆心想着,走到控制室准备去打工。“小陆”莱姆叫住了他“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听见赛罗的叫声了,很小。”小陆的脸一下子红了,从脸到脖子全红了。。。他嗫嚅着答到:“没.....没事......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莱姆又问道:“赛罗他怎么样了?没事了吗?”“没事了。我出去打工了,先走喽。”“好。”


“哈啊~”佩佳出来的时候打了个哈欠,“莱姆,小陆呢?”莱姆:“他出去打工了。”“......今天是......”“......星期天......”莱姆很懊恼自己竟然记错了时间,“算了,他自己会回来的。”佩佳心大的说不管了,然后就去做饭了。


三十分钟后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今天是星期天?!”朝仓陆一回来就大喊,来叶看了他一眼说:“自己记不清时间还怪别人吗?”“......抱歉啦......我就只是单纯的发泄一下。”。。。过了一会儿,朝仓陆像是想起什么了,忽然叫起来:“哦!”“......又怎么啦......”“我们今天出去玩吧!”赛罗摸了摸尾巴和耳朵,说:“......我觉得布星......”小陆:“没关系啦!赛罗哥哥可以穿我的卫衣啊。”佩佳/来叶:“我不觉得行得通。。。”小陆拿着不知道从哪找出来的灰色卫衣说:“试试就知道了。”


赛罗刚走出房间时,小陆又拿给他一条牛仔裤。再次走出房间时,大家都只看到了一个邻家大哥哥一般的赛罗,周身温和的气息让人忍不住亲近,加上那张帅气的脸和奇异的金眸,说是天使都不为过啊。






抱歉又写少了(没诚意的道歉)

我下次努力点。。。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不知道能不能看。。。
第一次,写的不好请见谅
链接在评论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唔.....好舒服啊......暖乎乎的......”朝仓陆在赛罗的颈窝蹭了蹭。赛罗那股子隐隐透着傲气的低沉声线猛然在耳边炸响“醒了?”朝仓陆迷迷糊糊的脑袋轰的一下只剩空白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赛...赛罗哥哥?”朝仓陆小心翼翼的叫了声,赛罗无奈的问:“小陆,你还要抱多久......”他这才发现自己搂着赛罗的腰......(尴了个尬)

“额......这个......这个”小陆慌忙找借口的同时也慢慢松开了双手。赛罗看他紧张的模样,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紧张什么啊?”赛罗严肃起来:“听着!要让人认可你,你必须学会包容、守护。不要忘记,你原本的梦想。大家会认可你的!捷德!!”“......噗......哈哈哈”“臭小子你笑什么?!”“赛罗哥哥,你......你的这幅样子...就...哈哈哈哈哈哈不能说这种严肃的话啊......”赛罗气的耳朵都竖起来了“欠打......”欢快的气氛总是转瞬即逝,不一会儿,莱姆温柔的电子音响了起来。“小陆,这附近的那个小公园里,出现了怪兽。”朝仓陆对来叶说:“我走咯。”来叶提醒道:“不要大意。”“好”

“啧......这只有点强啊......”捷德被暗黑金古桥的破坏光线击中了。他有些力不从心,眼看着就要被打中了,一道光立在了他的面前,并替他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击。当那束耀眼的光芒消失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奥特曼。
“我叫赛罗,赛罗奥特曼!”讲完帅气的开场白,赛罗攥紧拳头抡圆了挥过去,金古桥被打的往后仰。
捷德震惊的想到“赛罗奥特曼......赛罗哥哥”
“捷德,你愣着干嘛?过来帮忙啊!”赛罗转头看着还在发愣的捷德。“啊?哦...抱歉啊”他爬起来帮忙却因为震惊而再次摔倒,赛罗伸出手,温柔的说:“站起来吧,捷德,大家都需要你啊。”捷德握住赛罗的手,赛罗的体温从手上传递到了心底“果然,赛罗哥哥是最温柔的。”他轻轻叫了声“赛罗哥哥。”然后抱了抱赛罗。赛罗的眼灯闪了一下,也回抱住捷德。

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却想上我?!


“朝仓陆——”赛罗身边的男孩猛的回头。一个女孩走了过来,朝仓陆惊讶的问:“来叶?你怎么在这?”来叶好奇的看向赛罗:“你是......?”赛罗笑了笑,阳光碎在金眸里,金银两色衬的人愈发精致,晃了两人的神智。“我叫赛罗。”来叶回神后发现了那对引人犯罪兔耳朵。“哇!这是什么啊!好可爱——”好想伸手摸啊。。。朝仓陆说:“来叶,赛罗他没有家,而且他这个样子......”哪知来叶十分爽快的答复道:“嗯嗯我知道了,那你就让他和我们住啊。”

于是,赛罗在地球上居住成功。他还在来叶她们的秘密基地发现了一个外星人,叫佩佳。

“赛罗哥哥,”朝仓陆从背后抱住了赛罗“你是哪个星球来的?那里的人都长着这个吗?”说着就一只手拽住兔耳朵,另一只手隔着布料攥着尾巴。“唔......!”赛罗浑身一个激灵,转身叮嘱:“小陆!没事别碰它们。”朝仓陆说:“赛罗哥哥和兔子真像。它们也是,被拽住耳朵和尾巴就变得奇怪了。”他想了想,忽然大叫道:“啊!我懂了!赛罗哥哥你一定是从兔子星来的!”赛罗:“......是是没错,我是从兔子星来的......”这娃的智商......真让人捉急......

“小陆,这里出现了怪兽。”莱姆用显示器显示出了那里的惨状,小陆喃喃道:“怎么又出现了......怎么会...”他跑了出去,留下赛罗在原地沉思:“又?”

“遇到事情不能坐以待毙!”外面传来了小陆的声音,几乎是同时,怪兽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奥特曼。
“...贝利亚...!”赛罗颤声说出了那个令人憎恶的背负着极大罪恶的名字。但他又立刻发现不对,贝利亚不可能去打怪兽,而且颜色也不对......赛罗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知道,他是朝仓陆。

当朝仓陆带着一身疲惫的回到基地时,赛罗并没有立马出声质问,只是递了杯水,低声问到:“小陆,你还好吗?”朝仓陆觉得赛罗的声音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那种低低的、磁性又温柔的声音诱导着他将所有秘密告诉赛罗。他撑不住了“赛罗哥哥...我就是那个奥特曼。他叫捷德......人们都认为我是个潜在的威胁,就因为我跟贝利亚长得差不多吗....”赛罗有点懵,他还没说什么呢,这小子怎么就自己坦白了?还那么委屈。。。要不自己也坦白好了,嗯就这样决定了。(话说赛罗你这么草率真的好吗?)

“下一次,你战斗时,我陪你!”赛罗拥住朝仓陆轻轻拍的着背部安抚情绪。朝仓陆把头埋在赛罗颈窝,没应声,均匀的呼吸撒在赛罗颈部。“臭小子睡着了?”赛罗无奈的想将他的手从腰上移开,却发现你小子的手箍的太紧了,没法儿移,用太大劲又会把人弄醒。就这样,赛罗成功的坐了三小时......